纯粹宁静的美好|作家:李莫兰

纯粹宁静的美好|作家:李莫兰

惊悚小说 2个月前 (11-30) 浏览: 0 评论: 0

周末有幸和作协朋友前往官渡镇采风,目的地是向往已久的晚清粤西著名的书院之一——麻俸村蓉镜书院。 来到村路口,在拐了几条村的小巷后,我们到了蓉镜书院的大门口,便不知不觉地放慢了脚步,抬头仰望着大门口朱砂底白字的四个字“蓉镜书院”。“快,快,快,快进来拍照啊”,“好美!好美!好美……&rdq

太阳花开作者:张照准(临商银行)[文集</a>]

太阳花开作者:张照准(临商银行)[文集]

心情随笔 2个月前 (11-30) 浏览: 0 评论: 0

离开故乡二十多年了,许多往事都随着时光慢慢的淡去。但记忆中最是忘不了的却是每到春天那漫山遍野“太阳花”盛开的景象,五颜六色,大片大片的铺在地上,十分壮观。 “太阳花”属马芷笕科,每到春天,家乡的阳坡和草地上到处都有它的身影。从春到秋,不论雨水丰沛还是稀少,它都充满生机的生长着。即使在久旱无雨的季节,在干涸的土地上,太阳花肥厚的叶片夹杂繁茂的花朵迎风招

缓解压力的幽默句子,入我心者,白敬亭

缓解压力的幽默句子,入我心者,白敬亭

爱情婚姻 2个月前 (11-30) 浏览: 0 评论: 0

可以缓解压力的幽默句子 一、账号被盗了,想找回来信息提示你最爱的人是谁?老婆坐在旁边,我是真不敢填啊!老婆看我久久不动就一把推开我,填了我以前喜欢的妹子名字,通过了,然后不说了,说多了都是泪啊。 二、现在最狠的拒绝不是:我不爱你。而是:等到中国队出线,我才会爱你。那最狠的谩骂是什么呢?就是祝你看不到世界杯的结局。 三、男人最矛盾的事:既想自已老婆守妇道,又想别人的老婆不守妇道。女人最矛盾的事:既怕

别再为难自己,编辑:小燕

别再为难自己,编辑:小燕

惊悚小说 2个月前 (11-30) 浏览: 0 评论: 0

昨天晚上做了个梦,隐约记得梦到我坐在床头,廉站在我前方,我说,我真的要走了,我不能再爱你了……然后清晰的看到我掉眼泪,醒来的时候都感觉我的眼角湿了,心里说了句,我的心好痛。自从之前那次做梦我说我的心好痛后,每天醒来前一刻,好像心里都会叫一遍他的名字,然后感觉我的心好痛,才清醒。 十五都过了,离开廉其实很久很久了,可是脑海里和他一起的情形却历历在目,有时候很下决心说要忘记

静待时光检验:网友:西城凉巷

静待时光检验:网友:西城凉巷

哲理文章 2个月前 (11-30) 浏览: 0 评论: 0

一直以来都有一个心病。 我和男朋友相隔千里。我在常德,他在北京;我在上大学,他在上班;我是南方人,他是北方人。男朋友是个典型的理科男。高中读理科,大学上工科。从小沉默惯了,话很少。在一起的时候相对无言。除了偶尔的打闹外,经常性的沉默。我是一个天性敏感的人,比较感性,对任何东西任何事物总有一种患得患失的危机感。 生活永远都不会那么顺利。不管怎样,总会出点岔子,总会给你出点难题。映像里,有几次很深刻的

用心抒写的人生, :李献英梅

用心抒写的人生, :李献英梅

神话故事 2个月前 (11-30) 浏览: 1 评论: 0

喜欢文字,因为它赋予我灵性,让我妙笔生花,让我静静的感悟生活,让我在墨香中随自己的灵魂升华。——题记   写了那么久的文章,却从未给自己和文字一个简单的定位,很多时候,文字对我来说只是一种倾诉的方式,或者是缓解外在压力的出口,再或者是对美的一种认识和追求,对生活的感悟,和对社会浅薄的感触。 有网友深夜问我:既然喜欢文学,能说明一下文学的意义所在吗?突如而来的问题,我陷入了沉

怀念儿时的花甸:投稿:裴景义

怀念儿时的花甸:投稿:裴景义

神话故事 2个月前 (11-30) 浏览: 0 评论: 0

离我家不远,便是一片耀眼的花甸。每年的春夏之交,都会下上几场透雨,将花甸装扮一新。 雨后的花甸,漫水清清,嫩草翠翠,野花繁繁。孩子们冒着细雨,光着脚丫在甸子上撒欢儿地跑。草踩在脚底,地毯般柔软,没过脚面的水啪啪作响。几个小姑娘拿着瓶子,小心地把五颜六色的野花插入瓶口,便成了鲜艳的花束,灌上水能开好多天。 每年的六月至九月,是繁花盛开的季节。红、黄、蓝、白、紫……叫不出名

愚人节的誓言,网友:墨迹尘云[文集</a>]

愚人节的誓言,网友:墨迹尘云[文集]

名家散文 2个月前 (11-30) 浏览: 0 评论: 0

或许是命中注定,或许是天定缘分,他和她很早就认识了。 那还是在三十多年前,他们还尚未出现在人世。 两家是世交,是当地有名的书香世家,交往了百年。到他们父亲这一代,关系更是情如兄弟。 他们的父亲自小便很要好,又一同读书,一同考上了大学,一同分配到了同一家公司。更巧合的是,他们还在同一天和一对姐妹结婚,婚后又一起怀孕。从此,两家的关系更是日益增进。 4月1日,愚人节。正是那天,他和她在同一家产房里来到

10岁养猪记;撰稿:韦耀武

10岁养猪记;撰稿:韦耀武

心情随笔 2个月前 (11-30) 浏览: 0 评论: 0

眼下,“二师兄”身价倍增,备受恩宠,不由得使我想起了10岁那年养猪的往事。 我家那时有9口人,只父亲和母亲两个劳动力,还有个二叔在外乡水库工地上劳动。两个人挣工分,一大家人吃喝,日子过得捉襟见肘。 那时还没分田到户,此前生猪都是生产队集体养的,到了年底,各家才能分到一星半点肉,还没尝到味儿就没了。那一年,政策终于允许各家自己养猪了,条件好劳动力多的家庭,都相继抓回了小猪娃,

草垛岛: :太行清泉

草垛岛: :太行清泉

爱情婚姻 2个月前 (11-30) 浏览: 0 评论: 0

———这不是杜撰,是发生在一个朋友身上的故事 一阵疾风暴雨过后,大片大片的乌云仍在空中集结,淡墨色的海面上,轻轻荡漾着鱼鳞状的波纹。一朵朵白色的浪花在海波的簇拥下,此起彼伏地翻卷跳跃着,瞬间绽放,又瞬间跌落。 虽然天气有些诡异,但郭老板和董家村的村长还是按照胡大师推算的时辰,于下午一点五十八分驾条白色的小船准时出海了。船行大约半个小时以后,眼前隐隐约约地出现一座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