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窍撰稿:蔡勇

开窍撰稿:蔡勇

3周前 (09-06) 浏览: 0 评论: 0

王晓晓爱上了村里小伙邓光明。 邓光明曾去外地打了几年工,回家乡后办了一个螃蟹养殖场。按理说,这样勤劳能干的小伙子应该受到王家人的喜爱,但王晓晓的父亲王老汉却不同意两个年轻人来往,理由只有一个:邓光明是农民,晓晓一定要嫁给城里人。王老汉把女儿看得很紧,坚决不让她和邓光明接触,晓晓就只能通过手机与光明联系。 邓光明的螃蟹到了上市时节,他在镇里的电商平台发布了销售信息。一段时间后,邓光明告诉晓晓,他的螃

经得起命运敲打的人,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:撰稿人:王丑儿

经得起命运敲打的人,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:撰稿人:王丑儿

3周前 (09-05) 浏览: 0 评论: 0

1 七年前,身为小包工头的我,被一场工地安全事故改变了生活方向。因为吊车装车失误,车上的东西掉下来砸伤了工人,当时我只顾救人,没有保护现场,导致后来跟施工方对薄公堂的时候十分不利,官司打了两年多也没有结果。 最后,我选择主动承担,在支付工人医药费的基础上再加了一笔安抚费。转完最后一笔钱,我就只剩下一身债。 没学历、没技能,我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,每天躲在家里喝酒。父亲怕我喝出事,把我强行拖去了

心的背后,有你的名字、投稿人:思慧sihui

心的背后,有你的名字、投稿人:思慧sihui

3周前 (09-05) 浏览: 1 评论: 0

心,依然是痛,心依然是疼,尤其是在这个寂静的夜晚,痛,疼,那样的痛与疼让我总是无法安然入睡,当我在一个个寂静的夜晚去探究心背后疼痛的原因的时候,我才发现,原来,就是因为你,就是因为你的名字在我心的背后的原因,也就是因为我的心背后有你的名字,我的心才会如此的疼与那样的痛,那样的疼与痛在一次次的折磨我的心。 我心背后的你的名字是缠绵的,也是缱绻的,当我静静的望着我心背后你的名字的时候,我的双眼之中总是

海棠依样红,作者:刘绍本

海棠依样红,作者:刘绍本

3周前 (09-04) 浏览: 0 评论: 0

自打四所师范性院校合并成新的河北师范大学,便开始在石家庄南郊创建新校区。十多年前我退休后,没什么要紧事,去的不多。可是今年开了春,阳春三月里,竟然经不得新老伙伴儿的怂恿,隔上几天便去游逛一趟,得出印象正是:春深似海花如许,满园春色尽姣妍。 说起来,这座新型师范大学也是百年老校了,许多文理科系是1956年从天津迁出的。如今旧貌换新颜。走进春光明媚的校园新址,若从北门沿着顺天大道前行,便会发现杏花和碧

老爹的“座右铭”网友:吴立学

老爹的“座右铭”网友:吴立学

3周前 (09-04) 浏览: 0 评论: 0

身体一向健康、性格开朗的老爹,前不久突然患上了老年性脑梗。看到已经91岁高龄,一生心直口快、刚正不阿的老爹,不得已躺在狭窄的病床上那无助又无奈的眼神,我们姐弟几人围拢在床前,禁不住潸然泪下。 老爹一辈子勤劳朴实、忠厚待人、乐观向上的高尚品格,“永远感谢共产党、永远跟党走”的坚定信念,让我们永远难忘,获益终生! 1927年,老爹出生在辽北古镇开原老城东一个叫塔子沟的小山村。兄

那年,我暗恋的女孩,作家:巴山石头

那年,我暗恋的女孩,作家:巴山石头

3周前 (09-04) 浏览: 0 评论: 0

上这所中专学校,令我永远忘不了的就是遇见了她——一位性格开朗、活泼好动的女孩。她的头发很美,总是喜欢很自然地披在肩上,如瀑布一般洒脱、幽雅。就是这头美发,从初次见面那天就吸引了我的目光。是的,她的美安静、自信、从容,是那种能让人感到温情的甜美。 事有凑巧,我们被分在了一个班,更令人幸福得难以置信的是,我们居然成了同桌。开学那天,她穿一件花格子连衣裙,头发依然如瀑布一样披撒在

冬天不冷,作者:魏益君

冬天不冷,作者:魏益君

4周前 (09-03) 浏览: 3 评论: 0

那天早晨一开门,吓我一跳,一位农民工模样的大爷正用抹布擦拭我家房门,正好碰个对脸。我又看了看干净的楼梯栏杆,心想:小区的保洁工这么好,连住户的房门都给擦。我问:“大爷,您是新来的保洁工?” 大爷笑了,说:“你说的俺不懂,俺来闺女家过冬,俺闺女住一楼。” 我立时不好意思起来:“您是客人,可不能这样!” 大爷边擦边大声说:&ldq

匠心生活|作者:李美玲

匠心生活|作者:李美玲

4周前 (09-02) 浏览: 0 评论: 0

家里安装橱柜,师傅是一个年轻的帅小伙,高高的个子,清瘦俊朗,温和的笑容,说话语速不快,干活时也不紧不慢,目光清澈,专注的样子很帅。一看就知道是专业水平的师傅,他用锯下来的边角木块,给孩子做了一个袖珍的乒乓球拍,小巧可爱,孩子非常喜欢。休息的空隙,安静地站在阳光里的侧影,让我想到了一个词:温润如玉。尽管他穿着不很干净的工作服,尽管他头发上还有一个木屑,尽管在一片噪杂混乱的施工现场里,我恍惚间,似乎看

爸爸留下的老打字机、 :黎锦

爸爸留下的老打字机、 :黎锦

4周前 (09-02) 浏览: 0 评论: 0

我还在北方小城上大学时,有一年寒假,爸爸出差北京,拎回来一个方盒子。这方盒子看上去有点重量,爸爸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书桌上,对我说:这是打字机。此前,我只在电影中看到过有人用打字机打字,但如此近距离地看到它,还是第一次。 爸爸打开黑色的盒盖,触摸着里面黑色的键给我看:ABCDEFG。啊,竟然还是英文打字机!“对,还是兄弟牌的呢!”爸爸像是得了宝一样,伸出一根手指敲了几个键,示

扫码用餐, :阿惠

扫码用餐, :阿惠

4周前 (09-02) 浏览: 0 评论: 0

如今出门用个简餐,身边光有现金的话,可能会遇到尴尬,这倒是始料未及的尴尬。 前一阵去嘉定游园,临近傍晚饭点,我顺便进了一家快餐店。店内顾客不多,各自坐在座位上看手机;柜台内一个姑娘,手脚麻利地在配餐、叫号。喜见柜台外无人排队,我静候在收银机前,等她忙完。可是,等了十多分钟后,我仍然没有得到一声“你好”,哪怕一瞥。是哪里出问题了吗?柜台外一个服务员小伙子指了指柜台上的二维码,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