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花源的前世今生;作者:夏集文印(金奇)

桃花源的前世今生;作者:夏集文印(金奇)

3周前 (09-11) 浏览: 0 评论: 0

4月2日,古镇夏集如约奉献了一场桃花盛宴。 千亩桃花盛开,天地之间一片云蒸霞蔚,景色颇为壮丽。短暂的花期里,美艳的桃花被赋予了人性,引数万游客同你相伴,惹一对对痴男怨女与你相怜。置身这曼妙可人的风景中,不禁啧啧感叹自然造化对这片桃园的恩馈,更激起我们对守护经营这份春色而辛勤付出故事的探觅。 桃花源,前身为子婴果园,由4个村民小组和1个厂圃组成,1958年由宝应县农委发起筹建,栽植果树花木700多亩

美丽的大理,来源:四月

美丽的大理,来源:四月

3周前 (09-10) 浏览: 0 评论: 0

在大雪消融的阴霾寒冷中,突然接到女儿从大理寄来的明信片,看着不由得心情大好。 画面是灿烂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洱海,岸边的大榕树下停着一辆外形笨笨的汽车,好像在思考着要去哪里,一如快毕业的女儿,在思考着怎样踏进社会一样。 在背面,女儿写着:今天天气很好,我们在大理古城,可以直接看到青青的苍山。大理和我们当初一起来时很不一样了,一切都很好。 突然想起7年前我们的那次旅程,第一次到大理。 那是2008年的春

祖母的柏子清香、写稿人:甘建华

祖母的柏子清香、写稿人:甘建华

3周前 (09-10) 浏览: 0 评论: 0

诗人洛夫曾对我说,他与雪似乎有一种特别的亲缘。“我在台北庄敬路的书房名‘望雪楼’,其实台湾的冬天,无雪可望。我所谓的‘望雪’,无非是表达对童年在大陆故乡落雪时的记忆和向往。” 洛夫先生所说的大陆故乡,其实就是相公堡燕子山,与我的故乡茅洞桥相距不到一百公里,分别位于衡南县的东乡和西乡。 洛夫先生的母亲虽然没有文化,但她知道柳宗元

桂花落;网友:马浩

桂花落;网友:马浩

3周前 (09-09) 浏览: 0 评论: 0

人闲桂花落。 桂花落与人闲,有没有关系呢? 这么一问,好像要与大诗人王维先生抬杠。桂花的开落似乎无关人的忙闲。人闲,桂花当开时照开;人忙,桂花该落了,照落不误。如此说来,貌似我占理,细细一想,似是而非,世间万物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人的忙闲是相对的,人忙的时候,往往会忘我,专注于所忙的事情,他的世界只剩下了“忙”,似乎切断了与世间的一切联络,哪里还能看得到桂花的飘落。不过,

为五千元而折腰,作者:就是这个调

为五千元而折腰,作者:就是这个调

3周前 (09-09) 浏览: 0 评论: 0

我之前就说过,我要挣得像她一样多,我就不找了。本身我能够养活自己,一个人轻松自在,无忧无忧,多一个人多一份操心,担心他会不会不爱我,担心他的健康和生活,还要做一堆两个人份的活。若不是嫁入豪门的女人,婚后都会比婚前劳累许多,也操心许多,豆瓣中就写了婚姻对于一个女人说是赔本买卖。 上一个相亲对象,我觉得条件都OK,也下定决心好好交往,当你以极大的耐心和忍耐度来对一个人时,那不是真正的交往而是应付,可能

老师,您是我人生履步的第一束春光——献给第37个教师节,写作人:小不点儿

老师,您是我人生履步的第一束春光——献给第37个教师节,写作人:小不点儿

3周前 (09-09) 浏览: 0 评论: 0

您是深深的一片大海 退潮时把五彩的贝壳留在了沙滩 您是萤火虫发出的光 离开时把五彩缤纷的萤光留在了夜空 您是森林里的一名园丁 剪弃了树木的斜枝歪杈 参天的大树,绽放的花朵 繁茂的丛林,都是您曾经的辛劳 您是攀登知识高峰的人梯 您甘当最下面的那一块基石 无数名孩子踩在您的肩上 攀上了知识颠峰的殿堂 您是黑暗里的一缕烛光 照亮了孩子童年的心扉 您燃尽了自己一身的烛泪 把孩子幼小的心灵塑造 您是祖国孩子

大美书法,作者:司马武当

大美书法,作者:司马武当

3周前 (09-08) 浏览: 0 评论: 0

书法是大美之艺术。 近代著名书法家沈伊默先生曾说:“世人公认中国书法是最高艺术,就是因为它显示惊人的奇迹——无色而具图画的绚烂,无声而具音乐的和谐,引人欣赏,心畅神怡。”书法是中华五千年文明传承的基石,是极富灵性的抽象艺术。书法之美,美在它的线条、墨色、节奏、韵律等所表达出来的生命感;书法之美,美在它的诗意、影像、情景、故事等所渲染出来的意境;书法之

校门口的侃大山写作:曹树高

校门口的侃大山写作:曹树高

3周前 (09-07) 浏览: 0 评论: 0

太阳斜照在小学校门口,下午阳光已不太热烈,但照在身上还是暖暖的。新学期开学了,众多来接孙辈上下学的老头老太又见面了,感到格外亲切。一个假期没有见面,现在又相聚在一起,真是无话不谈。从星期一到星期五,老头老太总要聚集在校门口侃大山。 这些老头老太,其实并不在一个单位,也不是邻里,平日基本互不相识。不过,大家有一个共同的目标:来接孙子孙女回家。长此以往,相互间就熟悉了。早来的,晚来的,总会相互间打个招

宫粉紫荆;投稿:杨祥军

宫粉紫荆;投稿:杨祥军

3周前 (09-07) 浏览: 0 评论: 0

宫粉紫荆就是春天的使者。 朦胧的雾还未散尽,门前的树上,歇满了粉色的蝶群。惊异这些粉色从何而来,转头,梅林绿道,梧桐山腰,一簇簇,一支支的粉红,纷繁芜杂,争奇斗艳。 正值倒春寒,天气从前日的初夏,一下子跌倒今天的初冬。冷风像刀子,在每一个枝头,肆意劫掠刚刚绽放的绿蕾。我担心这粉红的使者,忍受不了寒风的袭扰。 走到树下,抬头看着满枝粉黛,心中既怜,又痛。 这些花仙子,来得不是时候哩。 是吗?枝头一阵

寂寞的玫瑰(二): :何白女

寂寞的玫瑰(二): :何白女

3周前 (09-07) 浏览: 0 评论: 0

自从手术过后,阿娟变得胆怯起来,曾经如彩虹般的笑脸也极其少见。每次交谈,她只是静静地聆听小麦讲那些意兴阑珊的街灯,高耸入云的大厦和令人悸动的男女。阿娟还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啊,明亮的眼神里充满了对那些画面的憧憬。“你还好吗?”小麦看着阿娟长长的睫毛不时地扇动,像个蝴蝶立在花朵上。阿娟闪过一丝犹豫,双手玩弄着指甲,蝴蝶的扇动也慢下来。“还是老样子,上次有同学来看望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