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周前 (09-11)  哲理文章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乙未年腊月十五的雪,如媒体预测,微信传播,如约而下,如期而至。如期而至的雪,白了古城的青石街巷,白了古城的青砖黄瓦,白了古城人的眼睛,白了古城人的心情。

看着一城白雪,想起一个典故。说有个叫谢太傅的人,大雪天与家人相聚时,望着飞雪欣然吟咏:“白雪纷纷何所似?”然后让子女们应对。他的侄子以“撒盐空中差可拟”应对,侄女却说“未若柳絮因风起”。同样是雪,可以“盐”比,可以“絮”喻。其实,雪,还不止似“盐”似“絮”,还因生活经历与生活状态不同而有许多“似”,如同看戏,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。譬如我经历的四次降雪,就有四种不同的“雪似”。

一似白米饭。那时候我还小,来到世间三四年,却像是饿了千百年。饥饿的冬天里,看见满屋顶的雪,以为是白米饭,伸着小手,指着满屋顶的雪,哭嚷着要吃白米饭。父母说那不是白米饭,是雪。我没见过雪,就认定那是白米饭,哭着喊着要吃白米饭。父母只好铲雪来煮,一次次把我的“白米饭”煮成水,我才知道白米饭不是雪,雪不是白米饭。当知道雪不是白米饭时,失望沮丧的心情,就像雪中的一个黑洞。

二似白棉花。那是1983年12月28日,百年罕见的大雪,像棉花一样堆满大地。方志记载,建水城内的地面积雪有三十多厘米厚。城内,就是人多温度高的代名词。温度高出很多的城内,积雪那么深厚,山区就更深厚了。那时年轻,是老人们说的肚里烧着三把火的年龄,冬天里垫张席子盖片薄被就行。那天夜里却觉得很冷,不想早晨一起床,开门就见雪,满眼满世界的雪,雪天雪地,看不见一丁点树的绿土的红。门口的雪堆得比门槛还高,平时车来车往的临窗公路,被雪埋得没有一点痕迹,只有三三两两人影,或红或绿,或黑或灰,像一些快乐的精灵。没被踩踏过的雪,白白的,净净的,泡泡的,软软的,像轻松泡泛的白棉花,有一种睡上去的欲望,便穿了翻毛皮鞋跑出门外,许娃娃一样在雪地上欢蹦乱跳,满地打滚。但雪太厚,没过膝盖,不一会儿,翻毛皮鞋和裤脚就湿了,浑身冷得像筛糠。急忙回屋换上高桶水鞋,穿上长棉衣,又奔向天真无邪的雪地,玩得天真无邪。可是,雪还没化完,我的双脚就生冻疮,十趾肿胀,鲜红透亮,不能落地,不能行走,捂在被子里还疼的钻心,真是疼在脚上,痛在心里,疼痛难忍。母亲用什么马粪狗屎在瓦片上烧热熏蒸十几天,肿痛才逐渐消去。这次天真无邪玩雪,玩得一份磨灭不掉的记忆。

三似白衣裳。那是2000年1月31日,睡梦中被北正街上的惊喜呼叫而惊醒,睁眼便看见窗外屋顶上白雪,急忙穿衣上房顶,东西南北看古城,四面八方一片白,平时姹紫嫣红的建水古城,突然穿上了一件严严实实的白衣裳。此时,我已在城里居住了17年,并从鸡市街50号搬到红井街50号,又从红井街50号搬到建中路184号县委大院。寒室在北正街边的五楼,顶层。临街的好处与坏处,都在于连绵不断的声音和连绵不断的活报剧。虽然有很多不耐烦,但也能获得许免费的信息,比如这次下雪,若非街上免费呼叫,我可能要暖暖的被窝里度过寒冷的一天。听见呼叫,上房一看,古城一切高低错落的古建筑,都被白衣裳似的白雪掩住了古老沧桑,而那些线条优美的瓦沟屋顶,一青一白,青白相间,成为古城最美的景致。而更有韵味的是,一条弯弯窄窄的小巷,两边是比肩相连的矮瓦房,瓦沟里积了雪,瓦松倔强地在瓦沟瓦脊上站着,屋顶上的烟囱里,不时飘出几股青烟。屋檐下的街道上,行人悠然,或仰望高处的雪,或询问米线多少钱一碗,酒肆茶铺的水牌锦旗,或竖或横,在雪光银气里忽隐忽现,宛如一幅烟雨水墨。这条小巷,这幅水墨,就是我曾生活其间的鸡市街。我爬上百货大楼屋顶拍摄的那些照片,就是一幅幅雪皑皑、瓦青青、烟袅袅、人悠悠的清雅水墨。

四似一颗虔诚的心。乙未年腊月十五的雪,像往年的雪一样洁白朴素,但我有一个与住年不一样的想法,想去文庙看雪,想去文庙拍照。在银妆素裹的文庙,我看见一个红衣少女,花一样绽放在雪地上。她从月台进入洙泗渊源坊,从白雪间的甬道上往大成殿走,由一个小红点逐渐变成一个清晰的红衣少女。她在大成殿门口请了一柱红香,在先师庙前点给了先师孔子,又磕了三个头。这是很普通的三个叩首,又是不一般的三个叩首。普通,是人人都会三叩首,不一般,是没人跪拜的寒冷雪天,红衣少女给先师孔子点了一柱香,磕了三个头。当然,触动我的,不是那一柱香三叩首,而是红衣少女那颗虔诚的心。红衣少女在所有人都为雪而狂欢而妄乎所以的时候,她不为世俗的狂而狂,她还记得孔子,记得祭拜先师孔子。尽管红衣少女的祭拜参杂了高考祈祷的功利,她也是一份文化的清醒,是一份不盲目狂欢的自觉。在当今社会,最可怕的是没有文化清醒和自觉的盲目狂欢与盲目随从。因此,这一份文化清醒和文化自觉就十分可贵。那一柱红香化出的点点的灰,我觉得像雪一样白,比雪还白,那是红衣少女虔诚的心。试想,如果对文化的虔诚之心,像纷纷雪花一样飘洒,我们的文化该是多么的绚烂多姿。

白米饭、白棉花、白衣裳、虔诚的心,既是生活状况的呈现,也是心路历程的反映,更是社会生活的缩影。也许,下一次看雪时,又会是另一种“雪似”。

  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隆威中文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longweizulin.com/953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