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周前 (09-11)  爱情婚姻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护林人小张被窗外几声单薄的鸟鸣惊醒,推开房门,天刚蒙蒙亮,但觉得自己必须开始工作了。

其实,小张不小,今年已经六十多了,他感觉到身体就像一台老旧的机器,不是这里有毛病,就是那里出问题。

自从老张去世以后,小张就成了这片林子的最后一位护林人

他检查了一下那个陈旧的背包里的东西,一样东西都没少,这才拿起一根一头握得锃亮的铁管出了门。

没走多远,他就觉得自己的那条左腿越来越不灵便了——— 那是很多年前在制服一个偷猎者时留下的伤。同时,他还感觉到胸膛里像安装了一个风箱,不断在呼哧呼哧拉扯着。

记忆里他的爷爷老老张是护林人,父亲老张也是,他自然而然地也接过了这份重任。可是他没有后代,他不知道自己百年以后这片林子该怎么办。

每每想到这个问题他总有些担心。可转念一想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,就在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多为这片林子做些什么吧。这样想的时候,他更加坚定地走进这片连绵的绿色中。

他爱穿越这林海呼啸而来的每一阵风,爱每一串连绵的山脉,爱碧空几缕流云轻轻滑过……一句话,他爱这里的一切,超过爱自己。

为此,他必须有像苍鹰一样敏锐的眼神,仔细观察沿途的每一个角落,不放过每一个能够引起火灾的隐患,不放过每一阵奇怪的声音,不放过任何一个形迹可疑的人。于是,走夜路便成了家常便饭。靠着山长大的他从来都不怕黑夜,要是真的有山神,应该还会庇佑他吧。

拨开茂密的枝叶,穿行其中,他偶尔会停下来挖几棵草药给镇子上的中药铺,挖过草药以后在疏松的泥土里种下一颗树种,取一物还一物。就像村民上山在林子里采完蘑菇后,会用松针将原来那里盖上。与土地长年相伴的农民,更懂得回报。

正午的时候,他捧了把泉水擦净脸,吃了点干粮。一天下来,他摘了好些草药,踩着夕阳的尾巴,他循着下山的路到了镇子上,从中药铺出来时已近黄昏。

他看到前面一棵古樟下围着一圈人,好奇心使他走了过去。

他挤进人圈,发现王大婶抱着一个衣衫褴褛、蓬头垢面,大约五六岁的男孩坐在当中,神色悲伤。围观的人在那里低声讨论着什么。

小张问:“王大婶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王大婶见是他,抹了抹泪水,带着哭腔说:“你看这孩子,小小年纪就没了爹娘,作为亲戚,我实在是爱莫能助啊!家里已经够苦了,不知道有没有好心人愿意收养!”小张打量了一下孩子,不是弱不禁风的样子,一双眼睛澄澈得像是泉水。他的眼睛开始闪光。

小张走到男孩面前,看着他说:“你愿意跟我走吗,即使以后和山林为伴,即使以后你必须成为一个护林人?”

孩子抬起脸来看着他,没有说话。

“孩子,如果你愿意,就跟我走吧。”他朝男孩伸出了手。

男孩犹豫了一下,慢慢地将自己脏兮兮的小手放在小张那宽厚、长满老茧的手掌里。

小张朝王大婶笑笑,说:“放心吧,孩子交给我,以后你还可以常去看他。”

夜色里他带着孩子走回自己的小屋。

“从此以后你的一生都将和这山林难舍难分。你的责任就是守护好它,知道吗?”他的声音在寂静的夜空里很响亮。

“知道。”尚显稚嫩的童声回答他。

月光照下来,是清亮亮的一片。小木屋里一盏昏黄的灯,照亮的是未来的生活与山林的一角。

那晚,小张激动得一夜没睡。他的眼前老是浮现出往日的一幕:那年自己也是六七岁,在那次大饥荒中,亲人们因饥饿一个个离世,在自己饿得奄奄一息时,被老张带回了山林。他姓黄,但老张硬是要叫他小张,后来就索性改姓张了。

哦,这孩子,以后叫他小小张吧。小张最后想。然后他就睡着了。 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隆威中文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longweizulin.com/944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