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个月前 (08-04)  神话故事 |   抢沙发  2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飞机从乌鲁木齐穿过鬼斧神工的茫茫戈壁,飞过天山山脉的科古琴山和那拉提山。到伊宁已是凌晨,伊宁是伊犁州政府所在地,暮色四合里居然遇到西北难得的大雨。从戈壁荒漠吹来的风雨,带了陌生的气味。从车窗外,可以看见一棵棵参天白杨挺拔地站在城市的路边,饱饮甘霖的白杨叶子油亮水滑,在路灯下闪了橘黄的光。已是暮秋,原本枝头密密匝匝的树叶掉落很多,剩下的稀疏叶片恰到好处地勾勒出秋意与倔强,让我感到了浓浓的边疆气息。而路边偶遇的一小区名:白杨丽景,竟让我想到丹徒的阳光丽景,异乡忽然就那么接近了家乡。

白杨树、苹果树和薰衣草一样,是伊宁最重要的三种植物。后来好多天,无论是去霍城县、察布查尔锡伯县还是新建的可克达拉市,最常见的大树,就是直冲云霄的白杨树。霍城县居民建筑色彩艳丽,颜色千奇百怪,有橄榄绿粉紫天蓝大红明黄等,不过由于道路边有灰白色树皮白杨的调和,居然让这些颜色凑一起毫无违和感;行车在察布查尔锡伯县的田野,仿佛进入洪荒世界,如果没有挺立的白杨树,我想,田野里那些稻子麦子棉花和玉米们,真的会感觉很孤单;可克达拉市是一座新建城市,往城区的道路边目之所及都是白杨,树梢顶层林尽染,是一片金色海洋。叶片在蓝天阳光下闪着通透的光芒,婆娑的叶影投在地上,明媚清冷的美甚至有点不真实。沿着白杨树下的阴凉,我们可以走入每一块田野,每一个村庄和每一个庭院。

从我对植物有记忆开始,就认识了好多江南草木,童年少年的回忆唯独缺少白杨,因为江南很少见到白杨树,跟江南相搭的是梧桐、杨柳、榆树等。茅盾写过《白杨礼赞》,是小时候必须通篇会背的课文,所以虽未曾谋面却一直念念不忘;对伊宁这个城市的印象来源于作家王蒙,在这里劳动生活过多年的他写过很多跟伊宁有关的文字;丹徒著名诗人闻捷也写过《果子沟山谣》等诗歌。

带了军人挺拔身姿的白杨就应该是大西北的象征,如果你想挖掉一棵成材的白杨,非常困难,因为白杨树的根有十几米深,这样在干燥缺雨的大西北,白杨树依然可以在戈壁茁壮生根发芽,在荒漠里顽强地撑起一簇簇绿色。白杨树灰色树干上有好多大大小小的圈圈,就像一只只眼睛,感觉是有生命、有灵性的树。当地人说是铁钩去掉底下枝条的疤痕形成,所以才有了白杨树心无旁骛一心向上的品格。因为一双双“眼睛”,我对白杨树有近乎敬畏的心情,走过,有时候真怕惊醒了这些气宇轩昂守护团场的士兵。

我们去的地方是兵团第四师,援疆的同事告诉我们,兵团大多是二三代移民,祖父辈献出了青春献子孙。才有了今天荒漠里的绿洲,绿洲里的城市。

有一首脍炙人口的歌是这样唱的:“一棵呀小白杨,长在哨所旁。根儿深、干儿壮,守望着北疆……妈妈送树苗,对我轻轻讲,带着它,亲人嘱托记心上罗喂,栽下它,就当故乡在身旁。”这首《小白杨》唱出了边疆人的平凡和刚强,也唱出了他们的思乡和凝望。感谢兵团二三代移民,更感谢背井离乡的援疆同志,谁都有妻儿亲娘,知道他们心里也想念家乡,但为了边疆的稳定繁荣,只能在遥远的地方,与一棵棵白杨相伴。

我想,有白杨的地方,就当故乡在身旁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隆威中文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longweizulin.com/408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