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周前 (07-10)  哲理文章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我对巍峨峻秀的冠云山早已仰慕已久。一个雨后初晴的夏日,清新的空气中飘逸着野花和青草淡淡的清香。蓝天下,云朵悠闲,风吹麦浪,绿油油的,一望无际延展到天边。

进山了,幸福的喜悦洋溢在我们每个人的脸庞。路边的芳草和灌木丛的叶片上,晶莹的露珠,在早晨阳光的照耀下,闪闪发亮。随处可见,熟透了的桑葚,紫里透红;红玛瑙似的山樱桃,挂满了枝头。我和几个文友们驱车,惬意地奔驰在250省道上,登芙蓉,过透山,不必说校场坪“穆桂英校场演兵”那优美的传说,也不必说“新店不新,美山不美,大村不大,黑山不黑”沿途村庄那旖旎的乡野风光。下了十面坡,沿着清水河畔,不一会儿,就来到了峰峦叠翠的冠云山脚下。

据听说冠云山不仅风景醉人,而且生长着许多参天大树,久负盛名。当我的几个文友们,一路上都在忙着在欣赏冠云山那迷人的风景,我却迷恋于山上一棵棵奇特的树。当我每看见一颗很有韵味的参天大树,总是驻足仰望,触摸拥抱,留恋忘返。就在入山口,我们就遇见一棵古树,曾树碑名曰“千年榔榆”。这棵树长在一块古石碾盘上,树冠高达十多米,树根周长十二米米,需六人合抱。有个五个主要树杈,之上又有两个分树杈,共七个主枝干,盘旋如龙,古朴遒劲,枝繁叶茂,被当地人们称为“七子环抱”,又称“大王树”。

沿着山谷的羊肠小径,攀登而上。原始的天然温带天然混交树林,郁郁葱葱,浓荫匝地,擎天遮日。脚踩着林间厚厚的枯枝落叶,脚底下发出“沙沙”有节奏的声响 。潺潺溪流绿草掩映,古树枯藤环抱缠绕,芳草葱茏,野花烂漫,鸟雀喧鸣,令人心旷神怡。

在半山腰上,我发现一片漆树林,棵棵挺拔林立,树杆笔直,很少有旁枝斜出。在路边,看见许多勤劳淳朴的山里人,头戴草帽,腰系着用白色尼龙袋子做的围裙,双手带着胶质手套,正在用刀子采漆树的白色漆水。听说这漆水是天然的木器油漆原料,每公斤要卖到二百多元呢。采漆人对我讲,每年五月份采漆,一般不会影响漆树生长。难怪乎我们发现,有许多漆树的主干有新的刀痕。在这天然的混交树林中,我们还发现有许多山核桃树,伟岸休憩,枝条油绿,那些隐藏绿叶之中绿色的山核桃,宛如未成熟的绿色山杏那么大,正在孕育着果实。听当地人讲,到了秋季核桃收获的季节,有许多山核桃,品相精美,是做文玩核桃的上等材料,经过加工打磨,成为把玩收藏的佳品,价格不菲哩。

中午时分,我们终于到达冠云山主峰,极目远眺,密密层层的橡树林绵延数百里,苍翠如海。我们漫步于橡树密林中,浓荫蔽日,林间清幽,野花遍地。有许多古橡树,饱经沧桑,古朴典雅,虬枝苍干,直冲云霄,颇具神韵。有的古藤缠绕,盘根错节;有的怀中抱柏,形态万千。趁着初夏,橡树的嫩叶像刚舒展开的绿色手掌,碧绿的发亮,让人怦然心动,如绿色巨伞,如绿色飞瀑。一只只可爱的小松鼠,望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,冒然闯入它们宁静的领地,在橡树枝桠间跳来荡去,不停地张望着我们。是呀,橡树的根,深扎在土里,橡树的叶,相融在云里,它用那铜枝铁杆,坚毅地抵抗着阳光的泼洒和风霜雪雨的袭击,我想,这就是橡树的风格。就在我们眼前,这一棵古橡树,仿佛站成一部传奇故事,站成一首经典古诗,或者站成一幅淡淡的水墨画。

当我站在冠云山的古橡树下,不禁想到,冠云山的树,也是英雄的树。遥想当年,卢灵洛工委,曾在冠云山的这一棵棵大树下,召开了着名的“黑山会议”,指挥着卢灵洛三县人民进行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。在冠云山周边地区,红军吃野果,饮泉水,发动群众,打击敌人,与当地群众建立了比冠云山还要巍峨的深情厚谊。

是呀,英雄的冠云山,英雄的冠云树,将深深地铭刻在我永恒的记忆中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隆威中文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longweizulin.com/209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