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个月前 (12-04)  名家散文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南方的春天比冬天还冷,已过惊蛰,下了几天的雨,气温降得比去年冬天还低。尽管如此,料峭的街头,春天的脚步依然悄悄来临。

行走在雨中,路边的樟树虽是郁郁葱葱,都还是去年的叶子。雨下得久了,就没有诗意,甚至会遭到人们的抱怨。可人行道上的一排排樟树,比人淋着更多的雨,却从不抱怨。这些树,静静地伫立在雨中,新的生命、新的叶片已经在悄悄孕育。雨天过后,樟树枝上,那最尖端的部分散开丝丝新绿,像黑天鹅绒般的夜空中闪烁的星星,不是耀眼的明亮,却让人感受到真实的存在。这点点新绿,被春风一吹,就发散着、传播着、蔓延着。就像人犯困了,刚打个盹醒来,猛然发现,天地不同了。这新绿如冰封的河水解冻了,刹那间洪水泛滥,呼啦啦地一棵接着一棵,一行连着一行,油亮得如翡翠般的叶片迅速成了两堵绿墙,占领人们的视线。

这一簇簇的叶片在每棵树枝的最顶端,春风荡漾中,淡淡的新绿恣意地在空中流淌起伏,就像给樟树披上一件新鲜的绿色罩衣。此时的樟树穿了三层衣服,除了上层的新绿罩衣,最里层是黑褐色,风吹雨打日渐衰弱的叶子,随着微风的吹拂纷纷扬扬地从树上飘落,洒在地上。中间一层是墨绿色,这些饱经沧桑的叶片,独立枝头,栉风沐雨,从容淡定,看着新发的嫩芽,看着飘落的黄叶,思索着自己的人生。

一片叶子代替了另一片叶子,一段生命延续着另一段生命。樟树就这样在一季一季的轮回中,一寸一寸地长高,一圈一圈地长粗。年复一年。

阳台上的那盆茉莉,去年冬天时,落得不剩一片叶子,细细的枝条便有了些北方冬天的萧索味道。我用剪刀剪去一些稍长的枝条,把整盆茉莉剪得像个圆球。早上开窗时,惊喜地看见一片新芽挂在枝头,迎着乍暖还寒的春风,打量着这个世界。没过几天,这盆茉莉就绿成了一个硕大的圆球。看着它,想象着在初夏的清晨,开一圈白色的花,露珠晶莹,香气弥漫,一只只斑斓的蝴蝶围绕着花球,翩翩起舞,那该是多美。

小区里的停车场,镂空的砖块间,那些潜伏在砖缝里的草籽或草根,经过一季的冬眠,攒足了力气和养分。这场春雨过后,它们被唤醒了,急切切地探出脑袋,眯着眼睛,好奇地看着地面上的一切。这些小草小花,眨眼的工夫,就蹿过了厚厚的砖头,连成一片,迅速地霸占了整个停车场。

春天就这样来得措手不及。刚走出雨水,樟树结籽了,茉莉打蕾了,我也不得不急急忙忙地脱下厚厚的羽绒服,穿着薄薄的衬衫,迎接着美妙的春天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隆威中文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longweizulin.com/1923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