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个月前 (11-23)  爱情婚姻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俗话说人走运咸鱼也能翻身。疙瘩村50岁的李留柱上无老下无小,家里穷得叮当响,大半辈子连个女人都没娶上。这些天去趟省城,不仅从当官的表侄手里要了张招工表,还带回个20多岁的黄花大闺女。他挨家挨户送了喜帖,说是第二天就吹唢呐娶亲。家里一时搞得张灯结彩,吸引了不少前来看热闹的人。

喜事这天,李留柱破烂不堪的两间房子早已布置一新,门口的唢呐手从清早就开始呜呜啦啦吹上了,什么《百鸟朝凤》、《喜庆》、《入洞房》等等,那个欢快劲就甭提了。因女方没有娘家人,婚礼办起来就省事多了。此时,乐成一张菊花脸的李留柱身着新衣,胸前戴着新郎花,碰上女的便发喜糖,遇上男的便递喜烟。碍于情面,几乎疙瘩村能走动的都来给李留柱随了礼金,娶亲场面几乎都敢和村主任家办喜事相媲美了。

疙瘩村按老规矩办事,时辰一到,司仪朝一老一少一对新人大声喊道:“一拜天地,二拜高堂,夫妻对拜,共入洞房——— ”

一直等到夜幕降临,客人才逐渐散去,喝了不少酒的李留柱竟没有醉,他细心数了数这一天收回的礼金,不多不少整整6000块!刨去酒席所借的2000块,还落4000块!李留柱高兴得差点把嘴巴咧到耳朵上。他心里明白,娶的媳妇是从省城悄悄租来的!

李留柱生理上先天性残疾,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跟他。他这次下决心租媳妇的原因是,当接到招工表时,看到表上有婚姻状况一栏,对于别人来说这一栏可能无所谓,但他就不同了。当时头皮一阵发麻,心理作怪:要是城里人知道恁大年纪还没有个媳妇,不叫人耻笑才怪。报上不是说有租女友的,何不租个女友娶亲?每逢疙瘩村办喜事,瞧着人家大把大把收礼金,自己只出不收,眼馋得牙根直痒痒。娶了亲就可以在表上填写正常婚姻了,不仅脸上有光,还可以收回这么多年出去的钱啊!

说做就做,李留柱逛遍省城的婚姻介绍所,可就是没有租女友的,还被人家骂了个狗血喷头,吓得他灰溜溜地扭头便跑。就在他垂头丧气之时,忽然听到身后有一女子在叫:“大叔,你留步。”李留柱回头一看,见一个20多岁的漂亮姑娘尾随着他,正诧异间,那姑娘已来到了跟前。姑娘说:“大叔,刚才你在婚姻介绍所说的话我都听到了,我妈有病急等着钱用,只要价钱合适,我愿意做你的一天媳妇!”李留柱见她态度诚恳,也就将价钱亮了出来,起初姑娘嫌价钱低不愿意,硬是从李留柱的底价300块提到了1000块,最后还是李留柱妥协,一笔生意才算成交。

就这样,姑娘跟着李留柱坐了火车坐大巴,坐完大巴坐小巴,下了小巴还有8里地的疙瘩路步行走……

娶完亲第二天,李留柱便带着“媳妇”回了省城。他不走也不行,人家姑娘从他手中接过钱便要开路,临走还加了重码,说是没说清疙瘩村的路程,8里地的疙瘩路是步行走来的,还要走回去,一来一回必须再加800块,否则翻脸立马将租女友的真相捅出去,非让李留柱鸡飞蛋打不可。李留柱顿时吓得屁滚尿流,这事一旦说出去,忙碌几天的工夫不就白搭了?他连忙将800元递到姑娘手中,以免节外生枝。拿到钱的姑娘很会配合“新郎”,临走冲着乡亲们直招手:“我们两口新房就在省城,有事去找我们哪!”那一刻,李留柱恨不能咬那姑娘一口,怎么了?心疼那1800块!

到了省城两人自然分道扬镳。李留柱无比欣慰地将那张表填写了,然后来到无氧铜厂报到。厂办主任浏览了一下招工表,煞有介事地说:“你就是李留柱?金副市长的亲戚?你来晚了一步啊,看大门的工作让王局长的大舅子干了,抱歉。”直到这时,李留柱才知晓这样一个炸雷消息,表侄出了车祸死了!

因上了年纪,加上体力又不行,李留柱在省城转悠了20多天也没有找到一份工作,眼看着腰包里的那点钱一天比一天少,看来还是得赶快回疙瘩村。

李留柱怎么回来了?乡亲们都很纳闷,问他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人常说,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。这时,有一消息灵通人士悄悄告诉大家:“咱们都上当了,他娶亲其实是诈,媳妇是花了1800块租来的!”犹如热油锅里泼进了冷水,顿时炸了锅:原来留柱在骗大家的礼金!

实诚的乡亲们哪受得了这个?李留柱的家一下子冷冷清清。即便迎面碰上个人,人家呸呸直朝他吐唾沫。李留柱气得直想发疯,他一下子病倒了。

这天,病恹恹的李留柱闷闷不乐拧着收音机听新闻,一个消息突然打动了他,李留柱禁不住打了个激灵。第二天,他强打起精神去省城,可那8里地的疙瘩路实在难走,加上夜里下了场雨,两只脚不一会工夫就拖成了两个大泥坨,仿佛千斤重一样,但只有走过这8里地才能坐上小巴士。喘着气正走着,赶巧又碰上了疙瘩村的人,那些老娘们甩着脚上的泥坨故意气他:“俺说留柱大哥,你又去省城风光啊,别忘了接回那小媳妇,俺还等着喝坐月子的喜酒呢!”李留柱像没听见一样,他埋头拖两条泥腿只顾往前走。

到了省城,李留柱晃悠了几天便又回到了疙瘩村,还去了趟村主任的家,以后便整天缩在家里。此时已是农闲,村人爱聚在李留柱的院门口晒太阳,闲篇一扯自然扯到李留柱娶亲的事上,气不打一处,有人开始骂大街了,屋里的李留柱听得一字不差。

过了几天,突然传来李留柱去世的消息,奇怪的是疙瘩村还没有实行火葬,可李留柱的尸体很快被省城的车拉走了。想想他无亲无故,火化也合情合理。这人一死,也就没人愿意提他从前的龌龊事了。

不久,疙瘩村开进来一队修路的人马,不到一个月,8里地的疙瘩路转眼成了平坦的柏油路。就在村人纷纷猜测这笔修路款的时候,默默抽烟的村主任这时开口说了话:“大家别猜了,这修路的钱不是上边拨的,也不是哪个暴富的大款资助的,掏钱的人是咱村里的,大家也都认识,就是前一段死去的李留柱。他要俺保守秘密,娶亲那事对不住乡亲们,他将自己的角膜、肝脏生前捐了,本来想落个名,证明自己是个好人。没想到,捐器官感动一个亿万富翁,送给他很多钱,他收了,钱用来修路方便大家……”

什么?李留柱不仅火化还让人剖腹破膛、挖了眼睛?这是何必呢?乡亲们顿时唏嘘不已,心里却有说不出来的滋味,那种滋味叫感慨。

新修的路很快通了车,乡亲们将这路上设的一个站称作留柱站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隆威中文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longweizulin.com/1773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