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个月前 (10-24)  爱情婚姻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父亲倒下,儿子“顶”上。

清晨,一缕阳光射进病房。夏开虎“啪”地立正,举起右手,向躺在病床上的父亲敬了一个神圣的军礼。然后,挥泪告别了父亲,奔赴黄坡镇沙岗义务消防队,替父站岗

站在父亲曾经战斗生活过的地方,夏开虎思绪万千,心情久久不能平静。夏开虎清楚地记得,父亲夏银龙自从成了一名义务消防队员后, 就把家里一辆手扶拖拉机改装成消防车。后来,又在一辆旧式吉普车上加装先进的消防设备,使“路虎”变成了“水龙”。数十年来,父亲一直围着“水龙”转,绕着“火海”跑。但“水龙”究竟喷过多少吨水,降伏过多少只“火魔”,夏银龙也已记不清。

“水龙”至今仍静静伏在营地里,虽然已喷不出水,但却在无声诉说着一个又一个水与火的故事。

那一年冬天,湛江一辆白色小轿车不慎落入鉴江,驾驶员被困车内。夏银龙驾“水龙”火线出击,抵达鉴江边时,车辆正在慢慢下沉。危急时刻,夏银龙跳入冰冷的江水中:“ 坚持住!我来救你!”

夏银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驾驶员从车内拽出。但为了避免驾驶员二次受伤,夏银龙用自己的身体当肉垫,将驾驶员托举出水面……

那一年春天,黄坡镇供销社家属楼突然失火,殷红的火苗“噌噌噌”地往上冒,待夏银龙驾“水龙”赶到现场时,夹层已被大火烧塌,一楼楼梯间已被大火全覆盖。

夏银龙背起氧气瓶,戴好呼吸器,就往火海里冲。火海深处,哭声、泣声、叫声、喊声汇成了洪大的悲嚎声浪。夏银龙用铁锹砸开窗户,迅速将一名已处于半昏迷状的小孩救出。

火势越来越大,浓烟越来越多,空气中的焦糊味也越来越重。“共产党员,跟我上!”夏银龙拿着水枪,又一次冲进浓烟滚滚的火场,在短短10分钟内,迅速救出两名老人和两名儿童,还抱出一个滚烫的煤气罐。

“呜呜呜……”此时,一阵嘶哑的哭声从楼上传来。夏银龙戴上氧气面罩,再一次冲进火场。楼房内爆炸声此起彼伏,一个一个小火球蹿至空中。穿过火海,夏银龙终在墙角处发现一位昏迷妇人。夏银龙立即蹲下身,背起妇人就往外冲。快要冲出大门时,他们却被一团火焰热浪给逼退了。“撤!”夏银龙背起妇人从浓烈呛人的烟火中拼争出来。

爬到3层楼梯时,夏银龙已感觉头晕目眩。又是一个瓦斯罐爆炸了,楼层内外尽是呛人的浓烟。夏银龙取下自己的面罩,为妇人戴上,背着她穿过浓烟,一层层往下冲。

由于吸入大量有毒烟气,夏银龙后撤途中不停地咳嗽。但他不畏难不气馁,硬凭一股韧劲,直冲后门。一跨过“鬼门关”,夏银龙就瘫坐在地,不到一分钟就吐了……

很快,夏银龙被抬上了救护车。

在父亲出事后的第二天,夏开虎毅然辞掉上海稳定的计算机工作,独自扛起照顾父亲重担。

“父亲在哪,家就在哪。”夏开虎在父亲的病床旁支起了小床,日夜照料父亲,把病房变成了新家。在夏开虎眼里,父亲的安好,就是他最大的幸福。

孟子曰:“惟孝顺父母,可以解忧。”2011年10月,夏开虎决定以父之名设立“消防基金”。随后,夏开虎提起父亲曾用的水枪,奔赴沙岗营地,去续写父亲的风火传奇。

营地里摆满了云梯消防车、水罐消防车和排烟消防车。夏开虎努力地从这些车的身上寻找父亲的影子。更憧憬着有朝一日也能像父亲一样,手握银枪,冲向火场,救人于危难。

“冬练三九、夏练三伏”,夏开虎牢牢记住了父亲的嘱托,而且这一记就是8年。钻火圈,跳深坑,攀高墙……8年来,夏开虎起五更,睡半夜,战酷暑,斗严寒,反复锤炼临阵不慌、临危不惧的心理素质;反复锤炼敢冲、敢打、练为战、战必胜的血性。

那一年秋天,强台风“彩虹”正面袭击港城,“半岛液化”3个球形储罐罐体发生严重泄漏,“吱吱”刺耳翁鸣声响彻港区上空。那刺耳的翁鸣声如同来自地狱,穿透耳膜,摄人心魄。而更让人恐惧的是,储罐罐体的周边分布着10多家危化品工厂。泄漏罐体一旦发生爆炸,势必引发连环爆炸,届时爆炸的威力堪比一颗巨型炸弹,半个港区的建筑物将被彻底摧毁、夷为平地。

危难时刻,夏开虎以父之名,星夜奔赴灾区。路上,风在吼,雷在响,大海在咆哮。沿途的铁皮屋、广告牌像纸片一般被“风魔”撕碎,漫天飞舞。夏开虎咬紧牙关,风雨中负重前行。

远远地,夏开虎就听到“嗤嗤”的泄漏声音,闻到浓烈刺鼻的天然气的泄漏味道。夏开虎心头一紧, 暗叫“大势不妙!”

整个港区已被一片浓重的恐怖气氛所笼罩。灾区里飞沙走石,房倒屋塌,3个罐体的检查铁梯已全被吹断,3个罐体的顶部全出现气相泄漏,3个罐体的底部全冒出大量积液。

夏开虎倒抽了一口气,背脊一阵发凉。他深知,稍有不慎就会引火烧身,万劫不复。十多万条鲜活生命也会随之葬身火海。

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,死神正一步一步向人们逼近!

乱云飞渡仍从容,赴汤蹈火而不辞。夏开虎与四名敢死队员手挽手、肩并肩,筑起一道血肉长城。夏开虎穿上防静电内衣,戴上救援头盔、率先踏上竹梯,并向3号罐顶攀爬。3号存罐是一个近似的圆柱,高25米,底面半径为20米。夏开虎仰着身体,拽着喷淋管,艰难地向上爬。刚爬到一半,夏开虎的手心就攥出了汗水。

风仍在吼,雨仍在啸,他以惊人的毅力,与风魔进行生死较量。经过2小时的战风斗雨,他终于爬上罐顶。

罐顶血雨腥风,烽烟狼卷。夏开虎猫着腰靠近漏泄口,虽然使劲按压木塞,但木塞压得越低弹出的速度就越快。

夏开虎临危不惧,风中决定在木塞上加绑一条横杆进行外力加压。

压横杆,捶木塞,封喷口……夏开虎等用血肉之躯成功堵住了直径约60毫米的漏泄口。随后,他们一鼓作气,成功转移泄漏罐体内残余的400余吨液化石油气。

雨停了,天亮了,但是风还在呼啸,海仍在咆哮……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隆威中文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longweizulin.com/1429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