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个月前 (09-29)  爱情婚姻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胡老三进门时,胡老大正在灶上忙活,为第二天的早市做准备。他看见兄弟进了门,手里没停,脸黑沉下去。

胡老三叫了声“哥”,抬脚就坐在了门口的小板凳上。

他们的娘听到声响,三步并两步从里间出来,关切地问幺儿,没吃吧?

胡老三闻着灶上飘出的香味,正在咽唾沫,还没开口,就回听胡老大手里的勺子重重敲了一下锅沿,“啪”地把他的话卡在嘴边。胡老大瓮声瓮气道,一顿两顿不吃饿不——— 坏他!他中间停顿了一下,硬是把那个“死”字咬回嘴里,换成了“坏”字。

大儿子的话,娘听着不顺耳,正要数落,胡老大的媳妇也从里间出来了,边笑着和小叔子打招呼,边从菜柜拿中午剩下的米饭,又磕了两个鸡蛋,打开灶台上另一个灶头。很快,一股炒鸡蛋的清香溢出来,胡老三暗自陶醉地吸了一下鼻子。

胡老大手里的勺子把锅磕得山响,脸色愈发难看。他媳妇用手作势打他,想买新锅啊,使这么大劲!

一碗蛋炒饭下肚,胡老三的脸色红润了,眼睛也活泛起来。他倒出一根牙签,剔着牙,殷勤地给忙完活坐在桌边的哥递上烟,又打上火。胡老大喷了口烟,说,吃饱了,喝足了,哪来的哪去……

娘拍起桌子,有你这样当哥的吗?兄弟上门屁股还没坐热就往外撵。

胡老三冲娘眨巴眼,示意娘别火上浇油。他讪笑着,哥,最后一次,谁骗你不是人养的……

他娘兜头就是一巴掌,你骂谁呢!

胡老三赶紧给娘赔不是,哄好了娘,又求哥。哥,最近手头实在是紧……

胡老大冷笑一声,你手头啥时间松过?十年前还是二十年前?

胡老三不敢与哥理论,他带着哭腔,哥,你是知道他们的,到期不还就……

就啥?是下胳膊还是下腿啊?胡老大用脚踩着烟头,恨恨地说,我看最好是下胳膊,看你以后还用啥摸牌!

妈!胡老三冲娘叫,恨不得马上变成一个小宝宝,投入娘的怀里求抱抱,娘再拍拍他的头,说乖乖不怕,乖乖不怕。

娘泪眼花花,老大呀,他是你亲兄弟,你不帮他谁帮他?你真忍心看着人家剁你兄弟的手?

胡老大眼眶也热了,妈,你可天天在这守着,看看我这还有啥值钱的能帮他那个无底洞?

胡老三走时,娘拉住他的手送了出去,娘俩在门外压低声音说了好大一会话。

胡老大深深叹了口气,他的胳膊被媳妇死死抓住,无法脱身。

娘回来,胡老大问,明天进菜的钱都给他了?

娘黑着脸,知道还问?

胡老大解开腰包,数了几张红票票递给娘,又叹口气,妈啊,你这身子骨还打算再给他挣几年?

娘抹眼泪,接过钱,却不接儿子的话。

十年前,胡家老大还开着镇上最大的饭店,胡家老三有家在市里挂得上号的工厂,是镇上的首富。胡家兄弟混得风生水起,娘脸上很是光彩。后来,胡老三迷上了赌博,工厂没了,还欠下了一屁股债。老婆气跑了,家也散了。胡老大把饭店卖了,才还清兄弟的欠债,随后在老宅开了这家小吃店,把老娘和侄儿侄女都接到店里。两家人的吃喝全靠他和媳妇一碗面一碗面地煮出来。娘七十多了,每天起早摸黑进菜卖菜,虽然明知幺儿拿着她的血汗钱转身去的地方就是赌场,仍偷偷贴补他。胡老三一心想翻本,成天在外面混得不落家,听说前不久又欠下了高利贷。

娘塞给胡老三的钱,没玩上几把就输得精光,狗急跳墙,他出门直奔银行。警报声响起。

娘要去探监,胡老大正在给客人下面。他的脸阴得滴得出水,嘱咐媳妇,给娘再拿点钱,穷家富路。

娘回来时,胡老大不在店里,媳妇说早出门了,不知道上哪去了。娘闷头想了想,起身去了北街五里外,那是他爹安睡的地方。

胡老大果然正跪在爹的坟前。娘悄无声息走近,听到胡老大放声痛哭。

爹啊,都怪儿子不好,儿子没能看好兄弟,让他走了歪路。苦了娘,也苦了娃娃……头磕在烧火纸的砖坑上,嗵嗵作响。

爹啊,你老保佑老幺,给他托个梦,和他说,让他在里面好好反省,改造,改好了回家我这还有他一碗热饭,我还认他这个兄弟!

  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隆威中文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longweizulin.com/1092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